宜宾新闻 首页> 体育> 正文

母亲妹妹争着捐肾救小伙 巨额医疗费让人却步

2019-08-09 12:21:23
  

  李树文本想改变家庭贫困的状况,无奈身患重病。

  “我的肾是好的,我就想着把我的一个肾给我儿子。”“那时候我的脾气特别不好,每次只要她提出换肾这件事儿,我都会跟她生气。”这是发生在宣威一对母子之间的故事。28岁的儿子患有尿毒症,52岁的母亲希望将自己健康的肾换给儿子,然而起初儿子并不同意。

  确诊后女友离开了他

  今年28岁的李树文出生在宣威市热水镇格依村一个农村家庭。

  2012年,李树文毕业于云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留在昆明工作。当时,他希望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能够把生活在农村的父母接到城里来享享福。

  然而,2014年4月,李树文在公司体检时发现血压偏高,半年后,开始头疼、浑身酸软无力,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检查后得知是尿毒症,“我小时候生病比较多,但长大之后就很少生病了。”李树文觉得这一定是误诊,于是又到中医院进行检查,这一次确诊是尿毒症。

  这个结果让全家陷入惊慌。经与家人商议,李树文做了4个月的腹膜透析,考虑到医疗费用,他回到老家医院做血液透析治疗,然而情况并未好转。

  为治疗李树文的病,家人带着他辗转云贵川求医,但都没有效果,已谈婚论嫁的女友也与他分手。

  妹妹母亲争着为他换肾

  “我哥是一个踏实肯干、积极乐观的人,在我上大学时,哥哥经常用自己的工资给我汇生活费。”7月12日,25岁的李双花一脸憔悴,“原本家里基本温饱没问题,只要我跟哥哥再努力几年,肯定会好很多很多……”

  由于长期进行血液透析会伤及心脏、肺部等器官,家人再三要求李树文前往云大医院做肾脏置换手术。李双花决定将自己的肾换给哥哥,但她的决定遭到了母亲王粉莲的强烈反对,“家里就这两个孩子,如果都出了问题,这个家就完了,我的肾是好的,我把肾给儿子。”王粉莲决定将自己的肾换给儿子。母亲的决定,李树文并不同意,只要母亲提及换肾,他就会大发雷霆,“母亲年龄大了,捐肾肯定对她不好。”想到家人因为他的病牺牲健康,李树文就十分愧疚。

  后来打听到有很多成功换肾的例子,捐肾人的身体恢复也都很好,只是不能干重活。在父母和亲友不断劝说下,半年后,李树文最终答应换肾。“毕竟我还年轻,以后我可以养他们,还可以结婚,生个小孙孙给老人家抱,一家人也能高高兴兴的。”

  巨额费用让他们却步

  幸运的是,王粉莲与儿子肾脏配型成功,似乎希望就在眼前。然而,数十万元的手术费用让这个本就负债的家庭无力承担。

  “昆华医院说要七八十万元,那么多钱,哪里去找呀!有邻居告诉我用自己的肾就不用那么多钱,二三十万也可以换。”王粉莲听说邻居家3年前在北京做过换肾手术,“唉,人家经济条件好,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说起医疗费,她哽咽得几乎出不了声。

  王粉莲的身体也不好,因长年劳作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需要长期吃中药调理。她90多岁的母亲,也总是生病经常到医院输液。在农村,培养两个大学生并不容易,儿子生病前有女友,家人又花钱盖了新房子,之前的治疗用尽了家里所有积蓄,还欠下了3万多元的外债。王粉莲借遍了亲戚、朋友、熟人,她每天所想的都是怎么筹点钱给儿子治病,“不管是贷款,还是砸锅卖铁我都要给儿子治病,就是我们住得太偏了,房子卖不掉。”王粉莲愁得睡不着,李树文的情绪也日渐低落。妹妹李双花想到了轻松筹,截至昨日下午5点,共筹得3万多元,这离手术费用还有相当差距。

  记者 连惠玲 谭江华 实习生 王云海 朱霖霖
更多精彩:
西安食品展会 http://m.959.cn/zhanhui/c233a0d0t1p0.html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