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情感> 正文

四川农民疑被截访死在路旁 家属否认获赔120万

2019-08-12 09:06:54
  

  原标题:被截访者杨天直之死

  今年8月中旬,68岁的杨天直等4人在国家信访局附近被多名截访者带上车后,遭受一路戴手铐、胶布裹小腿、封嘴后虐打,杨天直死在四川老家岳池县的广岳大道路边。

  近三个月过后的11月13日,岳池县警方通报称,已抓获安徽籍张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

  岳池县镇裕镇政府官员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目前确定4名进京人员中,丁仁洪和他的堂哥丁仁祥系上访,78岁的老太太陈洪志系跟着丁家兄弟到北京耍,死者杨天直是否系上访行为无法确定。

杨天直的坟墓。杨天直的坟墓。

  坟墓

  “生于一九四五年七月廿七日,卒于二0一六年七月十八日”,杨天直的黑色墓碑上写着他的一生时间。

  这座埋在岳池县镇裕镇半沟村一座山间孤零零的墓地,周边散落着花圈,上书“一路走好”等字样。

  “到北京上访被打死的,好惨。”杨天直的弟弟杨天杰手持镰刀,站在哥哥墓地前的红薯地里说。

  刚说完,匆忙赶来的村干部对他说,“你莫乱说。”

  “我怎么乱说了,我说的都是我看到的。” 杨天杰满脸的不服。

  “我两次到殡仪馆看过哥哥的尸体,手腕有手铐被拷过的印子,小腿上半边的皮都不见了,还断了三根肋骨。”杨天杰说。

  杨天杰称哥哥杨天直到北京上访与修建高速公路赔偿款分配有关。

镇裕镇政府官员在丁仁祥家门口驻点,观察外来人员。镇裕镇政府官员在丁仁祥家门口驻点,观察外来人员。

  2005年,南渝(南充—重庆)高速公路修建时,征用了半沟村的土地,“杨天直水田和土地被占有1亩,村里按照他家三口人每人5000元进行了赔偿,他不服气就去上访。”杨天杰称自己也被征用了半亩地,得到5000元赔偿。

  镇裕镇政府官员对此表示,修建高速公路赔偿款,半沟村用其中一部分给占地村民买了社保,杨天直每月能拿到1000多元的。村里开会商量剩余款项是按实际人口分,杨天直户口上虽然有5口人,但两个女儿已外嫁,所以没分钱。

  “他 之前也就这个问题反复找过政府,政府是进行了处理的,他也签了字。后来杨天直没上访过,新一届镇政府4月29日上任后,他从来没找过政府。”该官员称,杨 天直到底是不是到北京上访,官方调查到的情况是,包括杨的亲属在内,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上访,上访理由是什么,没人搞清楚”。

  据媒体此 前报道,8月16日早上8点,丁仁洪和堂哥丁仁祥,还有二伯妈陈洪志等一行三人从镇裕镇坐上了前往重庆的大巴,杨天直在路边招手拦停了大巴上车。报道称杨 天直是转车重庆到北京上访,原因是高速公路赔偿款中有部分去向不明,认为已被镇上官员、村干部侵吞,多年来一直坚持到县市省逐级上访,但都解决不了问题。

  镇裕镇政府官员说,丁仁洪和堂哥丁仁祥上访是因超生小孩上户口,甚至多年前修电站淹没田地带来的纠纷等。

  丁仁祥的儿子丁继武告诉记者,上访也有退耕还林补助款等问题。

死者杨天直的弟弟杨天杰跟记者讲述事情经过。死者杨天直的弟弟杨天杰跟记者讲述事情经过。

  虐打

  岳池县警方通报称,8月17日下午3时许,杨天直一行4人在国家信访局附近被安徽籍犯罪嫌疑人张某等人以住宿为由骗上一辆商务车。

  杨天直一行,从进入车厢开始,噩梦即降临。

  “这伙人的年龄在三十四岁,挺凶的,上了车,他们就没收了我们的电话和身份证。”78岁的陈洪志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虽然她已是高龄,但手脚仍被拷住,嘴巴被胶带封住。

  陈洪志将双手腕部交叉成十字形说,由杨天直反抗最激烈,所以截访者给杨天直的双手扣了手铐,还不让他随便活动。

  “白天不上路,晚上赶路。这些人也怕。”陈洪志说,关在车厢里的他们,只要稍不听话就会遭到殴打,“逮到什么就用什么打,棍子、拳头、皮带。”

  据媒体此前报道,四个上访者中,身体瘦弱的陈洪志遭受的殴打要少些,而其他三人就“不知次数了”。每次毒打都劈头盖脸,持续好几分钟。

陈洪志老人讲述自己经历的遭遇。陈洪志老人讲述自己经历的遭遇。

  陈洪志在讲述遭遇过程中,不时的说,“遭死罪了,我这么大年龄没去过北京,就是想去北京耍,结果还遭死罪了。”

  陈洪志的儿媳妇在一旁说,家里人知道母亲是跟着丁氏兄弟到北京,就是为了耍,因为没去过北京。

  丁仁祥的儿子丁继武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除了殴打,丁仁祥在车上甚至被截访者用脚踩裆部。

丁仁祥的儿子丁继武跟记者讲述事情经过。丁仁祥的儿子丁继武跟记者讲述事情经过。

  虐打之外,杨天直一行也遭受着生活和生理上的种种阻扰。

  “不给吃的,不给喝的。他们凶巴巴的人,吃的是粑粑喝的是牛奶,我是在渴的受不了让他们给我水喝,他们直接把喝剩下的一点牛奶扔给我,根本喝不下。后来又给了粑粑,干的吃不动。”陈洪志说。

  口渴难忍的杨天直向陈洪志要空矿泉水瓶子,“在路上的时候,杨天直向我要一个矿泉水瓶,我开始以为他要解手。他是尿到里面再喝,路上喝了五六瓶尿。”

  截访者对杨天直一行四人规定,上厕所就直接在车旁解决,“我这么大岁数的人,都觉得害臊。他们说,你这么大岁数了怕什么嘛。要是不解手,就只能拉在裤子里了。”

  从 8月17日下午3时由北京出发,到20日凌晨2时抵达四川岳池的59个小时中,杨天直曾有过两次选择了跳车。此前媒体报道称,一次是在17日当晚抵达河南 境内,另一次是车坏后在修理厂内,但杨天直两次跳车的后果都是遭到殴打,甚至被打得瘫倒在车厢里好几个小时,痛得受不了又不敢呻吟。

  死亡

  8月17日,杨天直一行四人在北京被带上车后,通过他们的身份证信息,截访者给岳池县镇裕镇党委书记余杰打了电话,说该镇有4个人在北京上访,并提供了他们的身份信息。

  镇裕镇政府官员说,余杰挂掉电话后,就安排人到杨天直等4人家中核实情况,“核实后的信息是丁仁洪、丁仁祥是到北京上访,陈洪志是跟他们到北京去耍,由于杨天直家里没人,他的情况没核实到。”

  在这种情况下,余杰同意了截访者的“表示愿意租车送杨天直等四人回岳池”。

  镇裕镇政府官员说,“书记肯定没有说,打死或者送个伤者回来。你送回来,肯定送个健康人回来撒。他们送过来也是想挣个车费、人工等费用。”

  该官员坦言,官方和截访者之间有商量金钱交易,但具体多少他并不知道。

  对于类似事件以及金钱交易,是否该上镇党委会进行集体研究, “当时事情很急,好像是个周末,只要金额不大就不用上党委会。” 该官员称,“你要跑(北京上访),高头(上级政府)要压,地方政府考核压力很大。”

  记者查实,8月17日是星期三,而非周末。

  就在镇裕镇官方等待截访者送人回来之际,事情也在急剧恶化。

岳池县公安局。岳池县公安局。

  岳池县公安局官方通报称,20日凌晨2时,杨天直等4人被送回岳池并先后下车。

  丁继武则说,其父丁仁祥是在岳池县城跳车后逃离的。

  镇裕镇政府官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们(截访者)送人过来,也没人跟我们联系,被送的人都出了问题,他们哪敢联系哦。”

  20日中午1:33,岳池警方接到报警称有人死在广岳大道。当天稍早,杨天直家人从丁氏兄弟口中获悉不见杨的踪影后报警。

广岳大道,杨天直就在这里死亡。广岳大道,杨天直就在这里死亡。

  经过辨认,确认死者是68岁的杨天直。

  广岳大道的清洁工向上游新闻记者确认,8月20日中午1点前曾看到有个老人蹲在路边,2点上班时就听到了该人死亡的消息。

  在不为外部所知的情况下,8月24日,镇裕镇党委书记余杰被岳池县纪委停职,并进一步调查;8月31日,杨天直被安葬在自家附近的山上。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被免职的余杰今年40多岁,4月29日走马上任镇裕镇党委书记,他此前的职务是岳池县绩效办主任。自其被免职后,镇裕镇党委书记职务一直由党委副书记、镇长周鹏一肩挑。

  镇裕镇一名官员称,这起上访事件是4月29日新的党委书记和镇长上任以来第一起,也因命案事件导致当地备受舆论关注。

  针对有当地政府赔偿死者杨天直家120万元的传言,此前媒体报道说,杨天直的女儿否认了这一消息。

  镇裕镇政府官员明确表示,没有120万元的赔偿一说,现在和死者家属,以及伤者商谈的结果是,等9名被告被提起刑事诉讼时,政府愿意帮助他们提起民事赔偿。

  岳池县警方向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确认,目前该案件仍在侦查阶段,尚未向检方移交。

  丁继武表示,其父丁仁祥等当事人曾被警方带去对截访者的照片进行辨认。

  截访者张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到底是“黑保安”还是其他身份,岳池县警方未进一步说明。

  媒体观点

  中青报:杨天直之死是对非法截访的警示

  中青报11月16日消息,四川省岳池县镇裕镇半沟村68岁村民杨天直到北京上访,被人遣送回岳池,后被群众发现倒在路边身亡。11月13日,岳池警方对这起 发生在今年8月20日的命案发布情况通报称,已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某等9人,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镇裕镇政府工作人员称,因访民死亡问题,该镇党委书记余 杰已被停职,目前该岗位空缺。

  有些事情,人们原本以为不再出现在公共视野中,它就不存在了。杨天直之死打破了这种幻觉。事发近三个月后的媒 体复盘,依然让人不忍卒读:护送者对杨天直等人殴打,不给任何食物,屎尿全拉撒在裤裆里;有亲属看过杨天直的尸体照片说,“惨不忍睹”。这显然是500字 不到的通报所未能涉及的。

  通过通报,我们能够确认一些事实:一,杨天直确因上访而被人送回,并因此死于岳池境内的路边;二,当地已有相关人 员被追责。但通报没有说清的似乎更多:当地官方与遣送杨天直回岳池的人到底是何关系?之前通告中的“陪护者”到底是何许人也?杨天直上访所反映的情况是否 属实?又为何未得到解决?

  而在杨天直的个案之外,还有更多真相亟待还原。据报道,遣返杨天直的面包车还运送过来自湖北的上访人员。由此可 见,参与遣返的很可能是市场化操作的截访“黑保安”。这不由让人联想他们与地方政府之间隐蔽的利益交易。早在2010年,有媒体起底了以安元鼎为代表的截 访“黑监狱”,推动官方出台一系列的治理措施。时隔3年,又有媒体报道称,“安元鼎”改名了,各种黑截访从未停止。而在又一个3年后的今天,当地方信访排 名被废除后,再次出现了杨天直之死这样的恶性事件,其中依然可能有“黑保安”的身影,不得不让人质疑:对非法截访的治理到底取得了哪些成效?我们是否真的 摆脱了“安元鼎”式阴影?

  信访排名制度被废除后,人们一度相信地方政府截访的积极性被大大弱化了,将腾出精力回应和解决访民诉求,将矛盾化 解在地方。然而,在杨天直事件中,杨因为征地补偿问题多年来坚持逐级上访,却并未得到解决,最终还是走上了进京上访之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事件发生 后,当地严密监视杨天直的上访同行者,向村民发布封口警告。这样一种矛盾,呈现出的显然是一种巨大的治理扭曲:在对待信访问题上,一些地方不是主动回应诉 求、化解矛盾,而仍旧将更多精力花在了掩盖矛盾上。

  近年来的一系列信访改革,都致力于将信访还原到制度设计的初衷上来。然而杨天直之死表 明,越级上访虽被限制,但如何把上访诉求化解在地方,强化属地责任,依旧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即便废除了上访排名,地方的截访动力依然不能低估,那些截访公 司依旧存在。杨天直之死所发出的治理警示,不容回避。

  杨天直一案,官方通报仍旧有太多的未知与模糊之处。公众想明了:截访的指令到底由谁下达?一位镇党委书记能否承担全部的责任?在杨天直 进京上访之前,对杨的诉求,当地官方又做了什么?那辆遣返杨天直并将其送上死亡之路的面包车背后还蕴藏着怎样的黑幕?这些疑问都有待解答。鉴于事件的严重 性和利益回避原则,相关调查和处理理应有更高的政府部门介入。

Save

Save


更多精彩:
QQ代刷网 http://www.tzytlc.com/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