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政务> 正文

《我与擂台赛正文》风雨擂台情

2019-08-13 15:15:57
  

  《我与擂台赛征文》——风雨擂台情

  甘肃省玉门市 梁龙柱

  征文说明:《我和中日围棋擂台赛》征文 把你的故事写进历史

  中日围棋擂台赛如火如荼的时候,我正在上高中,那时刚从苏北农村来到一座西北小城的我,从来都不关心任何体育赛事,对围棋更是没有一点兴趣。即使是现在,我的围棋水平依然很低,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算不上是真正的棋迷。能够让我对围棋魂牵梦萦、割舍不下的,并不是围棋本身,而是那个名叫聂卫平、胖胖的、戴着眼镜的男人。当周围的人都在谈起他而这个名字也在不断地充斥着我的大脑的时候,也渐渐地驻入到了我的心里,我开始关注起擂台赛来。那会是第二届,老聂面临着比第一届更大的危局:一对五。那时媒介传播很落后,只能通过每天七点的电视新闻联播来了解擂台赛的消息。为了等着听结果,有时连作业都顾不上做,为此没少挨老爸的训,好在老聂的表现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擂台赛融进了我的血液,注入了我的骨髓。第三届擂台赛聂卫平决战加滕正夫,那天下午学校放学晚了,一直惦记着比赛消息的我生怕错过了新闻联播,飞快地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结果骑到一块坑洼地时,前轮打了下滑,我摔倒在了沙石地上,两只手被硌得血痕斑斑,隐隐作痛,更糟糕的是新买的劣质皮夹克居然被摔成了片片,回到家自然少不了一顿骂。但让我开心的是,老聂又赢了!

  爱屋及乌,时间久了,我也特别想学着下围棋。可那时家里条件差,根本买不起围棋。不过,心诚则灵,这个还真难不倒我。我买来几块大橡皮,掰成小块块,用墨水泡上,便有了黑白“棋子”,再找来一张旧报纸,画上格子,我和妹妹便坐在小饭桌旁,津津有味地下了起来。从此,黑白世界一直陪伴着我,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快乐,尽管本人资质平庸,棋艺一直没什么长进,但套用现在一句流行的话就是:爱,是不需要理由的。

  擂台赛成就了聂卫平,也造就了无数的围棋爱好者,神州大地掀起了一股巨大的围棋热浪。你知道当时老聂的名气有多大吗?老聂去日本和加滕决战,工作人员破例把他请到飞机前舱,并称看着湛蓝的天空,棋圣一定会心情大悦,那样的话比赛当然能赢。还有,我妈给人介绍对象时,别人问起长的什么样子,老妈一时说不上来,竞脱口而出:有点像聂卫平。要知道我妈可是个农村妇女,大字不识一个!难怪当时有人不愤而文,题目是聂卫平和袁隆平,无非是说聂棋圣的名字如雷贯耳,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却知之者甚少,大呼不平而已。

  其时,日本围棋如日中天,众多高手如汗牛充栋,灿若星河,六大超一流棋手更是让人高山仰止,望而却步。对于中日围棋整体水平差距有多大,喜爱足球的老聂曾形象地喻为如中超和英超。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个名叫伊藤的日本老太太在中国各大城市对阵众多国内一流高手,居然一盘未输,全身而退,的确令人咂舌。而老聂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上大发神威,几乎将日本超一流棋手赢了个遍,其棋艺之高,意志之强,用小沈阳的话来说,就是:佩服,必须的。

  除了中日围棋擂台赛,恐怕没有任何一项赛事能让人那么久还记忆犹新,津津乐道。棋迷们沉湎于已经久远的擂台精彩画面,对经典赛事耳闻能详,如获至宝,如数家珍,如痴如醉,对擂台英雄们的昔日风采推崇备至,呵护有加,甚至直到今天仍对年华渐逝的他们评头品足,乐此不疲。无非就是老聂结了三次婚,有了三个儿女, “聂大嘴”争强好胜:如果不出昏招,我就不会输了,云云。曾经在中日擂台赛上分别取得五连胜和六连胜的少年英雄常昊,在“韩风”肆虐时力挽狂澜四连胜结束首届中韩围棋擂台赛,迫使韩方停办该项赛事,志得意满、八面威风的他,却被棋迷冠以“常面”、“软蛋”的不雅称号,真是情何以堪!“妖刀”马晓春更是因其怪异的性格而遭棋迷诟病多年。

  当英雄们被汇聚在一起从而在棋迷心中铸起一座座丰碑的时候,也许人们忘了,其实大多时候,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有情有义,有喜有忧,有欲有求,只是和同龄人相比,风华正茂的他们放弃了太多应该得到的东西,不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少了花前月下,卿卿我我,隔膜了亲人,疏远了朋友,剩下的只是枯燥乏味、日复一年的打谱研棋,,纹秤上炼狱般的残酷争斗,和永无止境的对棋艺和事业的追求。

  几年前老聂捐款救助一位罹患重病的少儿,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而是实实在在地说:“我也是一名父亲,如果我的孩子有个小毛小病的,我肯定比任何人都着急,将心比心,所以……”这使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老聂有一个弱智弟弟,他特别疼爱弟弟,每次给他零花钱时,都是把大面额的钱换成零钱,以便逗弟弟开心。老聂的率性、童心可见一斑。

  两年前,聂老被查出患了直肠癌,刚刚做完化疗的他出现在电视屏幕时,明显比过去清瘦、苍老了许多,曾经的那个意气风发、锋芒毕露、性情豪放的聂棋圣,那个上马提刀、纵横棋坛、让日人为之胆寒的聂旋风,如今只能让棋迷们咀嚼和回味,令人唏嘘不已。另一位擂台英雄“钝刀”钱宇平,由于身体上众所周知的原因,现在只能蛰居在上海一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居民楼内,靠棋院每月一千元的生活费勉强度日,想来使人心碎。

  近年来,抗日雷人剧铺天盖地,令人目不暇接,大呼过瘾,其实也只能是过过瘾而已,若论硬实力,我们确实有许多地方不如日本人。这些年来,真正能痛击小日本,让其心服口服的事并不多,而擂台赛上的聂卫平却做到了,难怪台湾媒体称其为“抗日英雄。”

  “曾经深爱过,曾经无奈过,曾经流着泪,舍不得……”还好,擂台英雄今尚在,莫待此情成追忆。若是真棋迷,就请放下一切,多一些理解,少一点责备,珍惜这宝贵的时光,用心地去爱他们吧。人生无法重来,真爱却能永恒!


更多精彩:
莎普爱思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10/19/9976644_0.shtml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