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国际> 正文

代表委员:用“多校划片”解决“天价学区房”

2019-10-09 10:27:35
  

昨日,文华胡同内一挂售46.2万元/平米学区房。

永宁胡同内一奋斗小学的学区房。新京报记者 吴为 摄

【学区房】

在北京市西城区的文昌胡同深处,一间小小的、不起眼的、甚至杂草丛生,可以说有点破败的房子,近日卖出了相当于20公斤黄金的价格。

确切地说,这处仅仅11.4平米的房产,卖出了53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每平米房价达到46万元人民币。卖出如此高价的原因,就因为它是北京最著名的小学之一实验二小的学区房。46万的单价,也创造了北京最贵学区房的纪录。

教育部日前下发《关于做好2016年城市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今年将在目前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择校冲动强烈的地方,根据实际情况,积极稳妥采取多校划片,将热点小学、初中分散至每个片区,确保各片区之间大致均衡。这意味着,多校划片正式列入教育部官方文件,将作为一项教改新政予以实施。

根据通知,实行多校划片的,应通过随机派位方式分配热点学校招生名额。派位未能进入热点学校的学生,仍应就近安排至其他学校入学。

一时间,大家围绕“学区房真的白买了吗”的关注与讨论也再度升级。

昨日,多位代表委员就“天价学区房”问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国外类似“天价学区房”的问题很少,“天价学区房”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教育资源的不平衡。

此前,教育部长袁贵仁在经过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多校划片是各地在解决单校划片带来的问题中探索出来的办法,这是目前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举措之一,教育部建议推广。但各地情况不一,最终效果怎么样,“群众的感受是标准”。

新京报记者 刘夏 王姝 刘玮 郭超 黄颖

★焦点

“‘天价学区房\\’因教育资源不平衡”

“发达国家‘天价学区房\\’很少见,可以说是一个中国特色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贾康说。

贾康认为,“学区房”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现在有支付能力的人首先考虑孩子能够进入他心目中的好学校,不要输在起跑线上。”

“家长的目的是要解决孩子入学的问题,抢到手里之后,也不用担心它贬值。他用完之后一转手实际成为一个投资品,能取得回报。当然受到追捧了。”贾康说。

为何出现“天价学区房”,多位代表委员均指向了教育资源的不平衡。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曾到美国、芬兰等地考察当地的基础教育情况。“美国的中小学也有排名,在买房时家长也会参考学校的等级,但学区房不会贵得离谱。”

钟秉林说,芬兰的基础教育在世界上是一流的,但是芬兰并不存在“学区房”的问题,在芬兰家长看来,“学区房”实际是中国家长在择校,而并非学生自己。在芬兰家长基本都会让孩子在家附近上学,他们认为学校之间的差别不大。“这是因为芬兰的优质教育资源相对均衡所致。”

“‘多校划片\\’要重点做好配套设计”

“没有绝对的教育资源均衡。”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原校长周其凤和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铮都指出了同样的观点。

周其凤说,“没有绝对的均衡,我们现在应该追求教育公平,我是农村来的,你说农村教育资源能和北京的教育相比吗?”

这个观点也得到了王铮的认可,他指出,教育均衡只是在一个区域内的相对均衡,比如在北京,大家对优质教育的需求都很强烈,如果某个区域的教育资源和其他区域差距很大,就要调整了。

王铮指出,北京这些年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如按照学区划片、集团办校等举措,都收到了一定的成效。

北京已有小学入学时探索“多校划片”探索,例如2015年北京市丰台区的小学入学办法中已经采取了“多校划片”与“单校划片”相结合的方式,但是多校划片针对的是未确定单校划片入学但是家庭自有住房的京籍学生、京籍集体户口学生等。

贾康认为,解决学区房房价高企,重点是做配套设计。“所以还要回到教育部领导说的,让民众决定,在这个地方是单选多选还是怎么办,只要让老百姓觉得过得去,不会有那么多的不愉快,就可以了。”

对于这种“一房对多校”的划片方式是否会重新导致“条子生”,王铮认为,在学籍信息系统管理完善的北京,大可不必担心这个问题,“所有的学生学籍都在市教委的学籍系统里,统一管理,几乎无寻租空间”。

“教育资源区域共享才能‘治本\\’”

不少受访的家长和中介机构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多校划片”政策会给“学区房”降温。也有的中介表示,“同片区的学区房和非学区房差价在每平米2万左右,‘多校划片\\’后,部分设施好的非学区房会进行一定提价。”

贾康认为,“学区房”降温与否需要等具体政策出来才能判断。“政策不改变学区房概念,只是改变大家对‘学区房\\’不同的偏好类型。”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中山纪念中学原校长贺优琳认为,家长的教育观念也需要改变。名校现象的形成也有部分人为因素,有的学校被“神化”、被炒热;有的名校之所以有名,就在于升学率,“我多次讲过,一个学校不能穷的只剩高考,只追求升学率。从早到晚只知道苦读拼高考的学生,未必走得远,教育的关键还是能力的培养”。他说,斥巨资送到名校的孩子与免费入学的孩子相比,日后的素质与能力不一定就有多大差距。

“解决教育资源不平衡的治本途径还是要想办法带动区域内的教育资源共享。”王铮认为,北京现在做的集团办校是一种相对容易操作和显效快的途径,但如果想要把效果发挥到最好,不仅仅是拼人(优秀教师),还应该利用信息化的方式,把优质的教学方法、课件等资源共享。

★探访

文华胡同现46.2万/m2学区房

位于西城区新文化街111号的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即使在教育资源丰富的西城区,该校综合实力也位居前列。

昨日下午四点多,北京实验二小一位三年级小孩的母亲顾女士告诉记者,她家住在西四环,六年前在文昌胡同购买了一处平房,那时候价格接近300万,去年这间平房已经卖了。

有房屋中介告诉记者,“因为学区房的名额会占用6年,所以大多数家长会在孩子2、3岁的时候买一处学区房,等到孩子上三、四年级的时候再卖掉。”

顾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家在西边,离学校不算很远。学区房一天都没有住过。“房子太小没法住。”

一中介告诉记者,文昌胡同的平房已售罄,附近的文华胡同也是实验二小的学区房,还有平房可售。记者跟随他来到文华胡同一处平房,里面只放了一个柜子和一铺床。中介告诉记者,这个13平米的平房售价为600万,也就是每平米将近46.2万元。

一房屋中介告诉记者,业主们都注意到了“多校划片”的消息,由于怕失去学区房的稀缺性,三条胡同的学区平房的出售代理量都在增加。

新京报记者 吴为 实习生 郭锰


更多精彩:
成都轿车托运 http://www.jcty56.com/cd/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