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国际> 正文

上海消保委诉三星OPPO强制预装软件

2019/9/2 16:52:48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花样繁多的手机APP,极大地满足、甚至引领了用户的需求,但一些手机自带的“鸡肋”APP用处不大,又不能删除,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一点也不为过。

  1日,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就一纸诉状,将三星和OPPO两家智能手机公司告上了法庭。这也是全国法院受理的第一例消费公益诉讼。究竟,上海市消保委为什么把这两家公司告上法庭?发起这场公益诉讼又意味着什么?

  近日,上海市消保委就手机预装应用软件引发侵权责任纠纷的问题,正式向上海市一中院提起公益诉讼,将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和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一纸诉状告上法庭。目前,上海市一中院已经受理该案。

  为什么是欧珀和三星?事实上,今年初,上海市消保委就针对消费者反映的手机成像不佳、内存缩水、软件异常等热点问题,委托专业机构对手机多项性能开展了比较试验。试验发现,受试手机除系统软件外,均不同程度地预装了各类软件,最多的达到71个。在模拟普通消费者的操作方式卸载预装应用软件时,有的手机也无法卸载任何预装软件。

  上海市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我们是从社会监督中发现,其实是因为投诉,反映他是消费热点,我们再去做比较试验,发现有问题,我们才会提起公益诉讼。所以我们这个依据必须是比较试验的结果,所以就根据不可卸载的冠军和亚军。

  他口中的冠军,预装了71个软件的,就是广东欧珀公司所售的X9007智能手机。而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所售的SM-N9008S型号智能手机预装的44个软件,则全部不可卸载,排在第二。

  上海市消保委认为,消费者应当享有对于他们所购买、使用的商品真实情况的知情权。两家厂商所售手机的外包装以及说明书,均未对其预装软件的名称、类型、功能、所占内存,以明示的方式告知消费者,是对消费者知情权的侵害。

  上海市消保委律师志愿者江宪:他如果在说明书或者包装中,明确告知了消费者,他就不应该承担这个法律责任了。所以我们第一个诉求,消费者他有知情的权利,所以请您在说明书或者包装中,就告诉人家,我这里预装了多少软件,这软件他占了多少内存。  

  同时,上海市消保委认为消费者购买手机后就应当享有对手机以及手机虚拟空间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预装应用软件占用了手机的内存,无法正常卸载导致手机可使用空间的减少。因此,上海市消保委在诉求中要求手机厂商应当允许消费者自主卸载应用软件。

  江宪:消费者他还有选择权。比如说很多应用软件,有些人有用,有些人没有用。对没有用的人来说,这些软件,他放着也占内存,他完全可以卸载它,但他不知道如何途径去卸载。你商家也有告知的义务。你不能把这个软件捆绑着一起给消费者,对消费者的选择权,我们认为是一种侵害。

  因此,上海市消保委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条、《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第五十一条之规定,分别向上海市一中院提起公益诉讼。这也是全国首例被法院受理的消费公益诉讼。

  上海市消保委表示,本次就手机预装应用软件提起公益诉讼,是基于这一做法已经成为智能手机行业的潜规则,消费者无法自主选择,只有用公益诉讼的手段来彻底破除。

  上海市消保委秘书长陶爱莲:其实我们关注的焦点,企业这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是不是侵害了众多消费者的这一种权益。其实公益诉讼,是消费者维权的一种有益补充,在其他的维权途径没有能够达到这样一种目的的基础上,就必须要启动公益诉讼这样一种新的手段。这次的公益诉讼,其实也是消保委在发挥对商品和服务进行社会监督的基础上,发现行业普遍的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状况,所以我们发起了这次公益诉讼。

  公益诉讼作为能够更有效地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手段,从专业角度来看,针对的是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要有明确的主体和诉讼主张,并不一定涉及财产权。

  江宪:现在我们可能有些误读,就认为我们公益诉讼就是简单的消费者个人权益的累加。其实我们公益诉讼是找到一些普遍适用的。比如今天我们讲预装的、可卸载途径,每一个买手机的人都会碰到这些问题的。对于知情权的侵害,并不构成退货;对于选择权的侵害,也不构成退货。而且对这两个权的侵害,也不一定侵害财产权。但不管怎么说,既然法律规定的权利,商家应该遵守。(记者傅闻捷)
更多精彩:
洗衣店加盟 www.ktlxy.com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