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国际> 正文

民间放生热引发乱象,如何规范?

2019-07-12 02:53:45
  

  每个周末珠江边都聚集了一群人等放生船经过时捞鱼

  虎门放生活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中国工程院院士、广东放生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林浩然认为,放生值得倡导,但方式方法要讲究

  A

  火热

  民间放生团体越来越多

  王女士,是广州一个放生团队的负责人。每个周末,她都会组织同好在珠江放生。她告诉记者,自己组织放生活动已十多年,最开始就是身边亲朋好友,人数不多,后来参加的人慢慢增加。

  “现在每次活动都有几百号人参加,租用的船最多载客450人,仍时常有人因迟来报不上名。”王女士告诉记者,他们会统一去水产市场买鱼,草鱼、鲫鱼、泥鳅等本地养殖物种,然后统一放生。

  王女士说,现在团体放生,已经形成了规范,会为放生者普及放生知识,避免放生外来物种。“龟类已经很少放生了,但有些信众也会自己带一些龟或其他生物过来放生。”

  放生在民间向来被看做是积德的善举。民间放生的规模不容小觑,在广东地区尤盛。广东放生协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仅在广州,他所知道的民间放生团体就有不下30个,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放生活动在广州各个山林、水域发生。

  就全省而言,也有为数众多的民间自发放生团队。广东除了建立全国首个省级放生协会,一些地级市也相继成立了放生协会。据了解到,广东惠州、阳江、韶关、潮州、东莞、湛江、江门、广州番禺等地,都已建成了至少1个放生台。

  这些放生台使用率都颇高。如江门放生台自建成以来,深受市民群众欢迎,几乎每天都有市民到此进行放生;东江(惠州)放生台的放生活动也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到东江放生台放生,有时仅一天,在这里放生的就有上百人。

  B

  尴尬

  这边在放生那边在捕捞

  每个周日上午9点。从中山大学北门码头向东,一直到广州大桥,约一公里的沿江路段,上百名捞鱼者聚集在珠江岸边。他们都是在等放生团体的客轮过来,一旦有放生的客轮驶过来,岸边的人群马上开始骚动。

  那边船里善男信女们刚把成箱的鱼儿放归江中,这边渔夫则摩拳擦掌候在岸边等待丰收。一位捞鱼的老伯向记者介绍,每个周日都会有船载人到珠江集体放生,已经十多年了。不一会儿,许多人的盛具里就有了活物,有的甚至直接在现场摆起了小摊开卖。

  “以前多的时候捞到过几十斤!”阿辉(化名)对记者说:“现在来这里捞鱼的人越来越多了,收获就少了。”记者注意到,上百名捞鱼者中,既有外来务工者,也有不少本地居民。一名捞鱼的老伯说,他住在附近,周末闲来无事才过来捞几条鱼回家吃,以娱乐为主,“那些打捞船上的保洁工才捞得多呢!”

  结果,这些刚被放生的鱼和龟在江水里享受了不到一小时的自由,就又被摆上了货摊。对此,作为放生团体负责人的王女士也很清楚,也颇尴尬无奈。她说:“我知道岸边有人在捞鱼,而且人越来越多,但我们也没办法制止。”

  每个周末,“这边放生,那边捕捞”的情景,都会在中大北门附近的沿江路上演。 一位捕捞者对捕捞理直气壮,说这些放生鱼难以成活,甚至会影响珠江生态:“都不是江里(原生)的鱼,所以其实有人捞一捞也好。”

  针对捕捞放生鱼的做法,中国工程院院士、广东放生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林浩然告诉记者,这种行为肯定要不得,这说明我们公众对放生认识还不充分,“这就好比说别人栽了一棵树,你说它可能活不了,直接给拔了,这肯定是不合理的。”

  C

  规定

  规模性放生应提前报备

  去年8月,一名女子在微博发布一组疑似放生毒蛇入公园的照片引爆微博;去年11月,为做“善事”,4男1女自驾面包车潜入广州从化鳌头一农村放生千只老鼠;今年5月,又报出深圳男童在海滩戏水被放生的海鳗攻击的新闻……

  近年来,不当放生引发的争议,也不胜牧举。记者发现,除了少数极端危害到公共安全的案例,其他的不当放生一般难以得到监管,更没有强制的惩罚措施。当然,这也意味着,民间大部分放生得不到合理保护,“这边放生那边捕”的现象也证明了这一点。

  广东放生协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09年中国制定了《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要求,单位和个人自行开展规模性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动的,应提前15天向当地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报告增殖放流的种类、数量、规格、时间和地点等事项,接受监督检查。

  “水生生物的放生,在行为上与增殖放流是一样的。”广东放生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颖告诉记者,我国《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中,明文禁止使用不符合生态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种进行增殖放流。

  但事实上,李颖也坦言,一些分散的放生行为很难被察觉,成规模的民间放生又很少会向主管部门报告和审批,在没有更专业的法规出来之前,监管起来太难了。

  “对于只是想在周末和家人一起放生祈福的普通人来说,不可能懂这么多专业知识,”作为专家,李颖也能够理解民间放生的技术障碍。“我们建议群众参加正规组织的集体放生,毕竟一群人中更可能会有懂技术的,也更方便进行科学引导。”

  D

  建议

  “大众放生、科学放生”

  《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确立了完整的“科学放生程序”,不仅对放生物种、放生地点、放生时间做了严格的细致的规定,还包括放生之前的放生培育学习以及放生后的监测和评估。

  目前在广州水域中已发现清道夫、革胡子鲶、食蚊鱼、福寿螺、巴西龟等外来物种,这跟养殖、管理还有民间盲目放生都有一定关系。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李新辉告诉记者,常见如巴西龟、罗非鱼、牛蛙以及黑鱼,都不适合在珠江水域放生的。

  李新辉告诉记者,青、草、鲢、鳙这四大家鱼都是珠江盛产的“土著”,还有其他常见的鲫鱼、鲤鱼、鲮鱼、泥鳅、黄鳝也都适合在珠江放生。但是放生的时候要注意控制数量、时间以及苗种规格等因素,否则密度过大、水温不宜、鱼种太小都有可能致鱼类死亡。

  “今天倡导放生,有一个背景很重要,就是我们的生态环境恶化。”李新辉研究发现, 近年来珠江水生生物资源锐减,近1/3的种类消失,这与生态的恶化形成了恶性循环,要修复水域生态环境,除了需要治理污染,还需要科学地放流鱼种来改善。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广东放生协会荣誉会长林浩然表示赞同。林院士希望放生在整个社会成为一种全民性的公益行为,但目前,社会上这种现代放生理念并没得到普及,一些不当放生造成的影响也让许多人对放生的正义产生怀疑。

  林浩然认为,放生者的善念是值得提倡的,但也要科学放生。他以植树作比喻,认为放生不仅是对生命的爱护,也有保护生态的现实意义。“我们应该提倡大众放生、科学放生,应该设立放生节。”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陈强 实习生 曹丹龄

  9月9日,广东放生协会组织一场大型放生活动,借此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来自广州、东莞、深圳等珠三角地区共三百余人,在虎门威远海战博物馆旁的放生台,放生广东鲂和黑鲷鱼苗约38万尾。

  放生这项历史悠久、倡导爱心的活动,在广东民间越来越活跃。据了解,光广州地区,成规模的放生团队就超30个。广东地区多地已建立了放生台,几乎每天都有人去放生台放生。

  不过,一些放生活动,也遭遇了尴尬。如每个周末,都有放生团体租船沿珠江广州段放生,但岸边同时集聚了一群捕捞者。此外还有一些放生行为引发争议,如在野外放生蛇、老鼠等行为。

  “放生值得倡导,因为有益于我们的生态环境改善,也有利于传播珍惜生命的理念,所以我认为应该提倡大众放生。借鉴植树节,我们应该设一个放生节。”中国工程院林浩然院士告诉记者,放生也要讲究方式方法,科学放生。

  放生小贴士

  一、放生本地养殖动物:选择健康、有活力、经过检验检疫、尺寸合格的本地鱼种。

  二、放生本地野生动物:应报告渔业、林业管理部门,由渔业、林业管理部门收集、养护后再放生。一般不鼓励购买商贩猎捕的野生动物放生,以免刺激商贩猎捕野生动物。

  三、放生凶猛动物:应圈养在与外界不相通的封闭场所。禁止放生近人场所。

  四、重点保护动物:应交给林业、渔业部门救护,不能私自放生。

  五、外来物种:禁止放生。


更多精彩:
上海seo http://www.lingchenliang.com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