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国际> 正文

母亲捐髓救女:女儿还年轻 砸锅卖铁也要搏一次

2019-04-15 04:17:05
  

  昨天是母亲节,这不是女儿占秀丽和母亲汪贤花第一次不能共度这个节日,但今年的分离,却是母女俩最百味杂陈的一次。

  昨天,占秀丽一个人呆在隔离的移植舱里静静地等待着母亲捐给她的造血干细胞生长,如果后续情况良好,她将获得母亲赐予她的第二次生命。

  去年年底,在安吉打工的占秀丽被诊断患上了急性髓系白血病,母亲汪贤花连夜坐了8个小时的车,从老家湖北黄冈赶到浙江杭州,全程照顾女儿进行治疗。

  一个多月前,占秀丽三个疗程的化疗结束后,造血干细胞移植成了继续治疗最好的方式。55岁的汪贤花在5月5日,又躺上了特殊病床,为女儿采集造血干细胞。

  尽管移植手术意味着不菲的治疗费用和一定的手术风险,可是汪贤花说,“女儿还年轻,我要为她搏一次活下去的机会。”

  惊闻女儿病情

  母亲从老家赶来

  2015年12月,对占秀丽来说,如同噩梦,自己远走他乡,经营10年的婚姻处于破裂边缘,之后她被诊断出得了急性髓系白血病。

  “一开始我女儿以为是事情忙,所以人有点累,结果去当地医院检查的时候,竟然就晕倒在了医院里,等醒来的时候,医生就建议她来省人民医院,到杭州治病。”汪贤花说。

  “我让我儿子立马在村里弄了辆车,一路上一个休息站也不敢停,走了8个多小时,终于赶到了杭州。”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汪贤花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女儿是80后,看起来却好显老,皮肤都没光泽。”

  因为女儿之前糟糕的婚姻情况,所以治病期间照顾女儿的重担,汪贤花自己扛了起来。

  占秀丽的治疗并不是一帆风顺。“有次她突然发高烧,医生说是肺部感染,还下了病危通知书。”汪贤花回忆,那次高烧烧了三天三夜,自己只能守在一旁,一遍遍帮女儿换毛巾冷敷。“最后女儿挺过来了,连医生都说难得。”

  移植手术费用大风险高

  母亲却坚持要让女儿再活一次

  占秀丽是白血病中危病人,所以省人民医院血液科的主治医师王晓刚建议占秀丽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但如果等待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进行配对耗时太长,机率也低。所以王晓刚建议进行亲属间捐赠,利用“半相合”技术进行骨髓移植。

  今年55岁的汪贤花并不是捐献者的最佳选择。“他们说我年纪大了,不能轻易捐献。”可是儿子和老伴的捐献结果都不理想,汪贤花说怎么也要自己试一试。“我的配型结果还好,我就和医生说,我女儿要多少血我就给多少。”

  但王晓刚也告诉汪贤花,治疗费用并不便宜,而且最坏的结果是花了巨资,手术失败或术后又复发,人财两空。

  占秀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有好几次和我说,妈妈我们不治了吧。”汪贤花说自己知道女儿怕花钱。“可女儿遭这么大的罪,现在有希望,我不帮她谁帮她?就是砸锅卖铁抽光血也会帮。”

  因为占秀丽治病全是自费,之前打工攒下来的家底差不多已用尽。汪贤花为了给女儿筹钱,一度想卖掉老家的房子。“可是房子在山边上,没有买家。”她又向亲戚借了个遍,还贷了款,才凑了15万元。“这还不够,还有十几万缺口。”说着,她又焦急地抹起了眼泪。

  王晓刚说,移植手术费用要30万,再加上后期还要继续进行抗排异、预防感染等各种并发症的预防和处理,“她家确实有困难。”

  长辈给孩子捐器官

  七成都是母亲

  5月5日、6日两个上午,医生为汪贤花采集了外周血造血干细胞,按理说汪贤花应该好好调养一下。“我等会回去吃点芝麻糊黄豆糊就行了,我女儿生病的时候也主要吃这个当主食。”鸡蛋是汪贤花只会为女儿才买的营养加餐。

  汪贤花做梦也想不到,母女俩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生活这么长时间。“我想走一步算一步,我愿意冒险救女儿,我们一家人也都支持我这么做。”

  省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蓝建平介绍,像汪贤花这样甘愿为子女奉献的母亲并不少。

  通过浙江省人民医院两百多个造血干细胞移植病例,蓝建平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事实:我国亲属间器官移植(包括肾、肝),作为长辈捐献者,母亲占了近七成。“一般来说,只要配型成功,大多是母亲出马。” 蓝建平等分析这种情况时说,“母爱总是来得更浓厚、强烈一些,孩子是妈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这或许是器官移植中妈妈们总是那么坚决、义无反顾的原因吧。


更多精彩:
除尘器厂家 http://www.fudonghb.com/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