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国内> 正文

6岁男孩走失 跟随人流独自乘12小时火车到合肥

2019-02-10 08:38:35
  

合肥救助站内,强强紧紧抱着来接他的妈妈不愿放手。 安徽网 图

安徽网10月14日消息,浓浓的夜色,高速公路两侧的灯光星星点点。赣州女子谢甜甜头靠在椅背上,眼睛望着车窗外。尽管已经在高速上奔波了9 个多小时,但她始终没有睡意。她的怀里是正在酣睡的6 岁儿子强强。24 小时前,她还在为儿子的走失担心得彻夜难眠,昨天早晨,当她终于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合肥市救助站见到强强,连续几天的焦急与难受终于卸下,“儿子在我怀里睡着了,我心里踏实多了。”

强强漂流记:

1、地点:赣州市章贡区沙河镇

10月8日下午3:40强强放学后随妈妈到家里开的小卖部门口,妈妈让他自己进门

2、地点:画眉垅路

10月8日下午4:00多乘51 路公交车去找姑姑,但姑姑的店搬走了。随后,坐公交车到了赣州火车站

3、地点:赣州火车站

10月8日晚上6:00左右强强上了广州东开往合肥的K312 次列车

4、地点:合肥火车站

10月9日早晨6:00多强强在终点站合肥站下车10月10日下午4:00多合肥警方将强强送到救助站,此前他一直在合肥火车站晃悠

5、地点:合肥救助站

10月12日上午赣州警方通过照片确认强强在合肥10月13日早上,强强被妈妈接回家

男童独自在火车站溜达

6 岁的强强为何会出现在合肥救助站?这还要从几天前合肥火车站的那一幕说起。

“10 月10 日下午4:00 多,派出所送来一个小男孩,说是在合肥火车站走失的。”合肥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新安晚报(微博)、安徽网记者,孩子在火车站附近一个人晃悠,被好心人发现后报了警,民警了解了相关情况后,把男孩送到了合肥市救助站安置。“从对接单的信息来看,小男孩自称叫强强,今年6 岁,10 月9日早晨乘火车来到合肥,但对于家在哪里却说不清楚。”

看到强强还穿着单衣,工作人员赶紧给孩子套了一件外套。“当时孩子的精神状态不是太好,可能很久没有吃饭了。我们赶紧给他买了饼干和牛奶。他告诉我们他读一年级了,我们还给他准备了书籍。”把孩子安置妥当,合肥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开始在全国寻亲救助平台为强强发布寻亲信息,希望帮助强强找到家人。

“等了两天没什么消息,直到10 月12 日上午,我们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工作人员说,打来电话的是江西赣州警方,他们正在寻找一名走失的6 岁男孩,“核对了照片和相关信息后,确认强强就是他们要找的孩子。”

随后,强强的妈妈打来电话,强强听到妈妈的声音,“哇”的一声哭了。

从家人眼皮底下走失了

强强的妈妈谢甜甜在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沙河镇开了一个小卖部。昨晚,在电话那头的谢甜甜声音仍显疲惫,却掩饰不了内心的高兴。

“10 月8 日那天放学,我还把他接回家了,没想到竟然走丢了。”谢甜甜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当天下午3:40,读小学一年级的强强放学后,她接着孩子往小卖部走,边走边说笑着,“他说他捡到了一毛钱,可以买好吃的,我还告诉他一毛钱买不到东西。”

眼看距离小卖部没几步,能看见孩子外婆正在张罗着卖东西,谢甜甜便让儿子自己走进去,“因为我要去取送修的手机。”

不到一个小时,谢甜甜接到了孩子外婆的电话,“我妈说孩子没回来,问是不是和我在一起。我当时一下就蒙了。”

谢甜甜赶紧往家赶,到家后在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孩子,“我和他外婆找了一夜,到天亮都没有合眼,嗓子都喊哑了。”

当晚,谢甜甜家人报了警。“涉及到儿童走失,我们非常重视,因为担心孩子被拐卖,刑警也介入了。”赣州市公安局章贡分局的郭警官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强强走失的消息在当地迅速传开,“朋友圈里都刷屏了。”

天网排查找到男童线索

孩子究竟去哪了?当地警方经过摸排和调查,调阅了大量监控,终于发现了强强的踪迹。

“监控里最先发现孩子身影的是在沙河镇的画眉垅路,8 日下午4:00 多他上了51 路公交车。”谢甜甜说,孩子以前放学会走去姑姑的店里玩,就在画眉垅路附近,而最近店搬了,孩子可能没找到就迷路了。

根据上车时间,警方逐一排查,发现强强坐公交车到了赣州火车站。在当晚6:00 左右,强强跟着旅客人群上了从广州东开往合肥的K312 次列车。“可能都以为是哪位乘客带着的孩子,再加上强强还不需要买票,所以一直没有被发现。”郭警官说,对于孩子会在哪一站下车,他们用了两三天的时间进行排查,最后确定孩子于9 日早晨6:00 多在终点站合肥站下了车,并且被送到了合肥市救助站。

随后,赣州警方与合肥市救助站取得联系,在核对了相关身份信息后,救助站给赣州警方传了张照片,“看到照片确认就是强强,大家心里的石头才落地。”郭警官说。

自责没带孩子坐过火车

在确定强强被找到后,10月12日中午,郭警官和其他3位民警一起,陪着谢甜甜驱车900公里,从赣州赶到合肥。昨天一早,他们终于在合肥市救助站见到了强强。

“我看到孩子眼泪就下来了,这几天真是太难熬了,真怕他被人贩子拐走。”谢甜甜说,除了多了一件厚外套,强强没有什么变化,“还担心他饿着呢,但他一点也没有瘦。”而强强看到妈妈后十分高兴,立即冲过去抱住妈妈,“抱得紧紧的,一直没松开。”

从赣州到合肥的火车旅程是12个小时,这段时间孩子是如何度过?被送到救助站之前孩子有没有饭吃?晚上睡在哪里?“我也想知道,但孩子不太愿意说。”昨晚9:00多,还在返程途中的谢甜甜告诉记者,孩子太小,这几天一个人可能有些害怕,一天都没怎么说话。

不过,对于孩子为何独自上了火车一事,谢甜甜也有些自责:“之前每次经过火车站,他都让我们带他去看火车,可能我们一直没机会带他出去,他就一个人去坐火车了吧。”谢甜甜说,强强的走失也给她敲响了警钟,以后一定要照看好孩子,“肯定会抽时间多陪陪他。”


更多精彩:
昆明鲜花批发 http://www.9yeh.com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