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新闻> 正文

高中生打疫苗后瘫痪索1200万 家长卖车卖房治病

2019-01-04 09:47:33
  

法制晚报快讯(记者 洪雪 编辑 吴洁)29岁的宁宁(化名)家住丰台区云岗,11年前,正在丰华中学读高二的宁宁按照学校安排注射了麻疹疫苗后出现不适,并最终导致二级伤残瘫痪在床。为此宁宁将注射疫苗医院的所属单位北京北方车辆集团有限公司和丰华中学告上法院,索赔1200余万元。

丰台法院一审认定丰华中学无责,判决北京北方车辆集团有限公司赔偿宁宁各项损失66万余元,一审判决后,宁宁和北方车辆集团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今天上午,二中院开庭审理此案。

意外突发 高二女生打完疫苗出现不适

2005年10月25日,学校发给学生《麻疹、腮腺炎、风疹减毒活疫苗接种通知书》,要求家长签字后交回,宁宁家长决定不注射该疫苗,拒绝签字。次日,丰华中学组织宁宁及其他同学一起到北京六一八厂医院注射了免费的麻疹疫苗。该医院是北方车辆公司的分支机构。

宁宁说,她正在发烧担心注射疫苗会有伤害,所以两次向大夫说明情况,大夫没理会。她还跟大夫说,“您摸摸我是不是发烧”,大夫摸了一下她的后脖子后说没事,于是就给宁宁注射了麻疹疫苗。

2005年11月5日,宁宁因“右下肢麻木3天,10天前头痛上感,颈部淋巴结大”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就诊,此后,宁宁陆续出现各种不适症状,家长先后带她到云岗医院、宣武医院、协和医院等就诊。

宁宁经医院诊断为多发性硬化(复发-缓解型),2010年宁宁瘫痪至今。

宁宁认为,根据《全国计划免疫工作条例》第14条的规定,预防接种前,应详细询问被接种人的病史,凡有说明书规定的禁忌证,一律不得接种。宁宁反复多次声明自己发烧,询问医生能否注射疫苗,医院在宁宁家长不同意、宁宁身体不适并予以明示的情况下强行注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为此,宁宁起诉要求两被告赔偿其医疗费、残疾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200余万元。

法院审理 鉴定显示疫苗接种诱发疾病可能性偏大

据了解,宁宁曾4次起诉北方车辆公司和丰华中学,后均以撤诉结案。

丰台法院曾委托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进行鉴定,2009年12月4日,该所出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显示,目前无研究证实,宁宁所患疾病与接种疫苗有关。从宁宁肢体麻木症状出现的时间看,与其他因素相比,疫苗接种诱发其多发性硬化疾病首次发病的可能性偏大。

由于多发性硬化症属于自身免疫疾病,患者症状出现之前其免疫系统功能已处于一种不正常的易感状态,患者发热时,这种异常状态对外界刺激(如疫苗接种)的反应可能会更敏感。宁宁2006年以后多发性硬化疾病有过多次复发与缓解,与其2005年10月疫苗接种无关。

对此鉴定结论,宁宁不予认可,北方车辆公司认可该鉴定意见书,丰华中学表示与其无关。

后经过鉴定,宁宁被评定为二级伤残;属于完全护理依赖。

一审判决:医院提责两成赔偿66万余元

丰台法院一审认为,北京六一八厂医院难以证明其在接种过程中完全尽到了相关职责,故医院应对宁宁的损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法院确定其责任比例为20%。因北京六一八厂医院是北方车辆公司的分支机构,故由北方车辆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一审判决北方车辆集团有限公司赔偿宁宁各项损失66.1万余元。一审判决后,宁宁和北方车辆集团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庭审现场 受害人母亲斥责学校和医院作假

上午9点半,宁宁的代理人和北方车辆公司的代理人以及丰华中学的2名代理人到庭应诉。

宁宁的代理人表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对注射疫苗医生的资质、疫苗是否合格等没有审核,医生和学校接种前没有告知接种会有不良反应。“一审时我方要求鉴定人出庭,但鉴定人没有出庭,我们认为鉴定报告不应被采纳。一审时学校让17名学生作了假证,说老师在接种前告知了接种疫苗有不良反应,学生们知道真相后改变口供、重新作出了证明。双方争议很大,一审没有予以认定。”

北方车辆公司表示,一审认定事实错误,应该驳回宁宁的全部诉讼请求。法大鉴定认为宁宁发病为自身疾病造成,发热状态下接种可以很容易诱发,后来宁宁的多次发作与接种无关。判决自相矛盾。

“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当北方车辆公司代理人在法庭上称接种前一天和接种当天,医院和学校发现四名学生不能接种被排查出去,说明医院和学校尽到筛查义务,并举起花名册给法官看时,坐在旁听席上的宁宁的母亲大声斥责,“学校和医院事后作假,我孩子已经瘫在床上6年了,事发时她才18岁。”说着宁宁的母亲捂脸哭了。

庭后追访

卖车卖房给女儿治病

“我女儿学习很好,她当时的理想是要做主持人,如今后半生只能瘫在床上了。”说起女儿,宁宁的母亲孙女士哭着对记者说,打疫苗出现问题后,宁宁曾自费就读吉利大学主持人专业,才上了一个月,身体吃不消,只能放弃了。

“为给女儿看病,我卖了车卖了房,但还不够,只能到处借钱,现在看病花了几百万了。孩子的姥姥姥爷生前把自己的房产也留给了宁宁,我的兄弟姐妹都说不要,全给宁宁,可还是不够。”

孙女士说着拿出手机,翻出女儿的照片给记者看,照片里的女孩笑得很灿烂,“她虽然瘫痪了,但很坚强,坚持学习,说要好好活着,渴望学习一项技能,但我们没有钱。我现在的退休费只有2000元,打官司就是为了要到赔偿,继续给女儿看病,好给孩子一个好一点的未来。”孙女士说着又哭了起来。


更多精彩:
亚洲必赢博彩788 http://www.huigousc.com/fuiq/kmsuHF.html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