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基层> 正文

YY的困境:除了终止私有化 还有更多的担忧

2019-09-10 23:40:0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已大热一段时间的中概股私有化浪潮随着中国股市的下跌而降温,很多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不得不因此叫停私有化,欢聚时代(下称 YY)首当其冲,成为私有化大军中首个被迫撤退的中资公司。

  虽然从表面看,私有化的不顺利似乎并未影响 YY 继续闷声发大财。但值得注意的是,靠直播起家的 YY 在从 PC 端的秀场向移动端转移的过程中,优势不再明显,反而被以映客为代表的创业公司赶超。

  此外,没了股权念想的很多员工则选择用脚投票。

  私有化被叫停,移动端直播业务未能抢得先机,除技术人员之外的公司员工流动率高……面对这么多难题,YY 将如何解决?如何突破目前的困境?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私有化终止

  一个月前的 6 月 15 日,YY 宣布,公司董事会特别委员会收到了来自董事长雷军和 CEO 李学凌的邮件,宣布买方团撤回 2015 年 7 月 9 日的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立即生效。

  邮件表示,考虑到近期不利的市场状况,买方团已决定不再继续推动 YY 的私有化。

  此外,YY 还宣布,董事会已授权公司在未来 12 个月回购最多 2 亿美元的股份,以及于 2019 年到期的高级可转债。根据市场状况,YY 有可能通过公开市场交易、非公开协商交易,以及其他合法的方式去完成这一回购。回购的时机和金额将取决于市场状况、ADS 股份的交易价格以及其他因素,这一回购的资金来自公司当前所持现金。

  从这个方面来看,YY 目前在资金方面还很充足,这得益于 YY 娱乐秀场方面的盈利能力。界面新闻记者此前从接近 YY 的人士处得知,YY 娱乐贡献了整个公司 50% 以上的营收。

  据 2015 年 YY 财报显示,该公司净营收为 58.97 亿元,比 2014 财年增长 60.3%。净利润为 10.33 亿元,2014 财年则为 10.65 亿元。在 2016 年第一季度,YY 的净利润为 2.083 亿元,而去年同期为 2.27 亿元。其中,第一季度来自虎牙直播的营收为 1.177 亿元,相比上一季度的 5500 万元增长了 114%。

  此次 YY 私有化叫停,还因国内市场并不能给 YY 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更多的资金。美股券商老虎证券创始人巫天华表示,YY 私有化的买方团基本属于财务投资,如果回A股不能获得高溢价,回来的意义就不大,这可能是他们终止私有化最主要的原因。

  资金还算充足,国内股市热度退却,回归国内资本市场并没有太多的裨益,众多因素最终导致 YY 叫停私有化。

  受此影响,YY 股价应声下跌。在宣布私有化当日,YY 股价报 62.51 美元;6 月 16 日受叫停私有化影响,YY 股价已经跌至 37.17 美元,这也是过去 52 周最低的价格,而其最高股价曾达到过 77.52 美元。

  除了股价受到影响,员工持股计划也被迫叫停。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 YY 私有化过程中,公司层面曾表示会让内部员工全员持股,随着私有化终止,这一承诺也将难以兑现。

  YY 的隐患:管理不善、人员流失

  私有化的终止让部分员工对股权没了念想,是造成 YY 人员近期流动过高的原因之一。而公司长期以来都很难留住人才,则是 YY 管理模式的缺陷造成的。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YY 的管理层几乎都是技术人员,这也造成 YY 在宣传层面的欠缺,从而导致 YY 除了技术人员,运营、产品、市场 3 个领域的人员流动率都非常高。曾在 YY 市场部工作过的莫莉说:“领导层对市场的判断和支持会比较缺乏。不管在那个事业部,你做一个项目的时候,会发现很快就换了一批人。”

  在 YY,如果一个项目有问题,难以进展。领导层首先想到的是从外部找人,空降到项目组,然而空降过来的人员需要与现有团队进行磨合,反而使得项目进展更加缓慢。莫莉认为,空降人员与团队之间的差距,以及是否适合这个项目是影响 YY 人员流动的很大的一个原因。

  人员流动太快,最受影响的是项目推进的进度。据莫莉介绍,“这不是哪一个部门,算是整个 YY 的通病。”

  员工福利不高也是导致 YY 人员流动过高的因素之一。相比其他公司,YY 的员工福利也不算太好。曾在 YY 语音担任产品经理、后跳槽至网易的一位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我离职是因为 YY 待遇不算特别好。我在 YY 做了一年,在调薪结束后,发现并没有涨薪,就走了。网易这边整体会比 YY 要好些。”

  一位 YY 离职的员工小A也表示,YY 在待遇上的优势确实不明显,她举例:“就拿旅游补助来说吧,YY 每年每人是 1200 元,网易有 5000 多元。”

  YY 在移动直播领域未能抢得先机,也和公司管理不善有关。由于在管理上流程申报程序冗长,造成其在移动直播上反应慢半拍。

  ME 直播就是很好的例子。

  今年年初,映客直播的出现获得了市场上大量的关注,直播行业的火热也催生出一批移动端的直播产品。在 PC 端靠秀场直播起家的 YY 却没能很好地抓住这个机遇,早些转移到移动端。

  资料显示,映客于 2015 年 6 月举行了上线发布会;360 在同年 5 月注册了花椒;而 YY 的移动端直播产品——ME 直播则是在今年 3 月份才正式对外宣布。

  YY 的 CEO 李学凌在发布会上表示:“过去,我创造 YY,今天我要发明 ME!”他希望通过 ME 直播在手机直播领域也同样获得很好的市场反应。

  YY 在移动端直播市场落后映客、花椒等产品,还有一个原因是它在运营、市场运作上的缺陷。

  小A告诉界面新闻记者:“ME 直播和映客其实在主播颜值和素质方面都差不多的,但 ME 直播在市场上的声音会小一些,主要是 YY 不太会做市场、营销,虽然他们想要把这块做好。”

  莫莉认为,这与 YY 的基因有关,该公司的领导层几乎都是技术出身,也就导致上述所言的领导层缺乏市场敏感度,未能及时感知市场的快速变化。

  当界面新闻向 ME 直播询问相关数据时,对方表示,目前才上线几个月,没有可靠数据可以公布。不过从搜索热度来看,近 7 天,ME 直播的热度确实不高。百度指数中映客近 7 天整体搜索指数为 15155,移动搜索指数为 11167;而 ME 直播这两项指数分别为 810 和 475。两者整体环比分别下降了2% 和 18%,移动环比下降了1% 和 19%。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 YY 的内部战略中,ME 直播对标的是映客与花椒,所以在用户获取方面会与此前的 YY 产品有所不同。在获取用户时,ME 直播并没有从已有很大流量的 YY 娱乐、YY 语音、虎牙进行导流,而是通过与明星、网红以及台湾不太知名的艺人合作,通过这群人来吸引粉丝,获取新的用户。而为了留住这些主播,ME 直播选择的方式是给他们补贴,YY 内部人士拒绝透露具体的补贴数额。

  出路:10 亿支持直播产品?

  在 YY 内部,目前已经把旗下几大直播产品的用户以及功能进行细分,比如把 ME 直播定位于大众直播;YY 娱乐前段时间刚刚升级品牌名 YYLive,仍然主打演绎秀场;虎牙则是聚焦游戏直播,此前还推出财经直播品牌“知牛财经”。

  但外界对于 YY 直播的认识大多仍停留在 YYLive 和虎牙直播上。小A表示:“YYLive 上的主播内容还是呼麦等形式为主,从形式、内容上看起来会比较低端。ME 直播的直播内容和形式更偏向于一线城市的用户。”

  此前,李学凌也曾表示:“YY 将拿出 10 亿预算支持直播的发展。”

  YY 如此执着于直播市场,除了以 PC 端直播秀场的模式起家之外,还因为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 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暖春遭遇寒流》报告,2015 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 200 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 90 亿,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两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 400 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 3000 个。

  艾媒数据还显示,2015 年中国直播行业市场方面,传统秀场是当前主流,收入占 70.8%;移动直播仅占 3.1%。但随着移动直播的兴起,到 2018 年移动直播收入在整体直播市场收入中占比将提高到 34.6%。

  得益于 YY 在直播秀场的长期运营,技术沉淀成为该公司的一个优势。莫莉说:“YY 在技术方面还是比较稳定、比较强。在产品功能研发、产品区隔、多平运营、全景和 VR 这些功能的设计和应用上会比其他公司更快。”

  艾媒创始人兼 CEO 张毅则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互联网行业,技术壁垒是个伪命题,说公司技术强其实是指在技术问题处理的反应速度更快一些而已。

  张毅表示:“直播平台运作模式的同质化与可复制性,容易让用户产生审美疲劳,而且同类型产品过多,用户的转移成本比较低,另外直播平台内容的低俗文化倾向随时可能遭遇封杀,这些都是目前直播行业所面临需要解决的问题。”

  目前直播内容的同质化,其实就是主播的竞争。莫莉说:“YY 的直播生态是平台与公会(与明星的经纪公司类似,公会则是管理主播)对接,公会签约主播,这样公会有很大的影响力,YY 娱乐、虎牙都是以这种模式为主,只有 ME 是彻底脱离了公会模式,直接签约主播或者与经纪公司签约,除了钱,没有太特别的标签吸引主播了。”

  这些离职人员也都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YY 不会在这一波移动直播浪潮中被淘汰掉,毕竟 YY 的在资金方面还是足够的。而映客在 2015 年底才获得千万级别的A轮融资,今年年初,映客宣布完成 8000 万元A+轮融资,其中昆仑万维领资 6800 万元。

  但是管理上的问题,仍然是 YY 发展中需要解决的难题。比如,在新项目孵化期间,公司层面或者项目团队在早期就会比较注重产品的盈利情况,这使得产品质量和体验效果较难得到保证。

  莫莉说:“YY 孵化的项目是一种搏一搏的态度,也许 100 个项目能跑出 1 个比较不错的出来,就很好了。此外,公司内部会有这样一种自然而然的导向,项目营收较多的,年底的分红会更多,所以不知不觉间孵化的团队运营和产品就会偏向盈利因素,反而忽略了这个产品的本身。这可能会是导致‘跑出来’的项目较少。”

  总而言之,YY 的发展趋势和思路是对的,但如何能够真正做出一款像当年 YY 语音一样有影响力的产品,这是他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注:文中莫莉、小A均为化名。)


更多精彩:
天堂在线 https://www.4ek.cn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