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基层> 正文

女教师在海岛教书27年 丈夫生病1个月无人照顾

2019-04-15 07:43:20
  

  好教师翁丽芬扎根“东海明珠”大陈岛27年

  她把最宝贵的青春献给了海岛的孩子们

  本报记者 钱祎

  大陈岛,行政上隶属于浙江台州市椒江区大陈镇,位于远离陆地52公里的东海上。因岛上岗峦起伏、植被茂密,素有“东海明珠”之称,奇礁兀立、高山阔海的海岛自然风光吸引了许多游客前往。

  而如今,这个海岛上的唯一一所学校—大陈实验学校,受渔民转产外迁等因素影响,从最多时的800多名学生,到现在只剩下10多名学生,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喧闹。

  “只要有一个学生上课,学校就会办下去!”今年44岁的翁丽芬,眼神中有海一般的深情与坚毅。从1988年9月来海岛教书起,她已在这里默默耕耘27年。她把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这里的孩子们。

  海岛条件艰苦、气候恶劣, 她却从没向组织提出调动,从没因想家而请假,从没因私事而缺课。她曾获“全国模范教师”、“全国杰出中青年教师”等荣誉,被誉为海岛教育的“灯塔”。

  2012年,她当选为党的十八大代表。作为一名来自基层的教师,她感到以后肩上的责任更重了,“我要多征求居民和其他教师的意见,为海岛教育、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问题出谋划策。”

  “海的女儿”决心投入家乡教育事业

  大陈岛由上大陈岛和下大陈岛组成,同属台州列岛。翁丽芬是上大陈人,沐浴着海风长大,是标准的“海的女儿”。

  她从小耳闻目睹海岛孩子们求学的不易。从她懂事起,就下定一个决心:将来要在生养自己的海岛上,为这里的教育事业做点贡献。

  1988年9月,年仅17岁的翁丽芬高中毕业后回到家乡,担任了上大陈小学的代课教师。“当我第一次站上讲台,看到下面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他们那么淳朴、那么天真,我更坚定了自己这辈子要教书育人的决心。”

  2004年,上大陈小学被撤并,翁丽芬来到大陈实验学校任教,当时她还有些不能接受,“工作了16年的学校突然没了,心里空落落的。离校的那一天,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不过很快,她认真地投入到了新的工作中去。学校包括小学及初中,教学跨度较大。2005年,椒江区一次全区教研活动在大陈实验学校举行,翁丽芬所带的班级课堂上活跃的气氛和学生精彩的回答,赢得了与会者的一致好评。

  那一次,对她的鼓励很大,她的干劲更足了。她教的学生经常在学校的各项比赛中脱颖而出,获得过不少比赛活动的第一名。

  大家都说,她的身上始终透出一种朴素美。2006年,因表现优异,翁丽芬当上了大陈实验学校校长,她也从原来主教语文转向了教孩子们的思想品德。

  她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

  多年来,翁丽芬积极为学校建设奔走呼吁。2011年,在大陈镇政府和椒江区教育局的帮扶下,学校校舍得以重建,并添置了桌椅,购买了现代化教学设备。

  在她的努力下,如今的大陈实验学校面貌焕然一新,教学质量也有了较大提高,海岛上没有一位孩子再因贫困而失学。

  孩子们都说,翁老师像“妈妈”。有一次,一位学生突发急性阑尾炎,疼得在地上直打滚。翁丽芬焦急地与孩子家人联系,可不巧的是,孩子的家人都出去了,一时又找不到帮手。

  看着表情痛苦的孩子,她果断地背起他往外走。当时海岛上风雨交加,山路非常泥泞,一路走走停停,走了近2个小时,她终于把孩子送到最近的医院。当孩子被抬进手术室,浑身汗水的翁丽芬累得瘫坐在地上。

  翁丽芬班上的一个女生,因父亲出海捕鱼遇难,变得沉默寡言。“孩子像变了个人似的,常常蓬头垢面、丢三落四,眼神里空洞无光。”翁丽芬心疼不已,她把孩子叫到自家,给她梳理零乱的头发,细心为她辅导功课。

  从那以后,女孩的书桌上、书包里不时出现精美的铅笔盒、苹果和玩具。慢慢地,在她的悉心关怀下,小女孩又有了天真灿烂的笑容,还懂得了如何照顾母亲和年幼的弟弟。

  海岛上常有台风来袭,使渔民们遭受浩劫。当学生家里维系生计的船只被大海吞没,为了让孩子们好好读书,她定期给困难学生“开小灶”,带他们打球、踏青,给他们讲一个个励志故事。

  “我是不称职的妻子和母亲”

  “说心里话,她真的是一个好老师。”大陈实验学校教师余珍和翁丽芬做了10多年的同事,“其实,不光是学生,我们这些同事也从翁老师身上学到很多。”

  为省开支,翁丽芬利用课余时间,带领学生们到海边搬运沙石,多次因过度劳累而中暑。

  “她的家在椒江市区,父母也不在大陈岛,她丈夫曾动员她到城区工作,但她说舍不得岛上的孩子们。”余珍说,翁丽芬的丈夫是一位渔民,常年出海打渔,儿子则在城区上高中,“翁老师平时一个人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与家人聚少离多。我们常开玩笑说,她们家是‘三国鼎立’。”

  对于这一点,翁丽芬说:“我是一位不称职的妻子和母亲。”

  有一次,她丈夫突然发病,需住院治疗,可她却没法请长假陪护。最后,她丈夫只好放弃住院,忍痛熬了一个月。在此期间,因海岛情况特殊,她来不及去看丈夫一次,反倒是已康复后的丈夫来海岛见了她一面,让她内疚万分。

  这么多年来,她很少有时间呆在家人身边,每次在电话那头听到儿子稚嫩的声音,她的心都在流泪。可同事们却常常听到她说起一句话:“我只想给孩子们的童年留下美好的回忆,不让他们有遗憾。”

  直到2011年,她被安排到椒江区一所学校兼顾教学工作,开始了“两头跑”的生活,才终于有时间可以多陪陪儿子了。

  海岛教育的明天该怎么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海岛上艰苦的环境,将温文婉约的翁丽芬磨砺得坚强独立、敢于担当。

  海岛上吃的、用的大多要从外面运来,而轮渡每天只往返一次,风一大就停航,有时一停就是好几天,他们就得靠吃方便面、啃饼干度日。

  27年来,她教育出了一批又一批海岛的学生。近几年来,大陈岛人口锐减,如今,全岛常住人口仅2000多人,只剩下大陈实验学校一所学校。

  海岛上收入不高,业余生活贫乏,教师们经受着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考验,大陈实验学校现有10多名老师,如何稳定教师队伍是一个难题。

  另外,更大的问题是学校生源不足。上世纪80年代后,因海洋资源衰退,当地不少渔民转产转业、举家外迁,“最多时海岛上有800多名学生,如今只剩下10多名学生。去年一年级的孩子断档了,招不到。”

  “心里太难受了!办学很艰难。”每次说到这,她都很心酸,“如今学校的处境非常尴尬,以前为了留住岛上的学生,镇政府曾划拨专项助学金,对学生进行补助。现在义务教育全面实施后,很多岛上居民把孩子们送到了城里读书。”

  但她依然很坚持:“只要有一个学生上课,学校就会办下去!”她说,教师这个崇高的职业,让她实现了人生价值,“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努力把海岛教育搞好。”

  三尺讲台是她的精神寄托。岁月轮回,翁丽芬用自己的爱心和敬业精神,送走了一批批毕业的学生,又迎来一个个懵懂的孩子。她说:“选择了做教师,就选择了平凡;选择了做教师,也就选择了奉献,为此,我无怨无悔!”

(责任编辑:un657)

更多精彩:
南京教育网 https://www.njenet.net.cn/wap/2019/YGt37463.html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