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健康> 正文

揭秘:那些厅级新闻发言人都去哪儿了?

2019-10-09 15:58:36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徐豪 | 北京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徐豪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33期)

  8月15日媒体报道,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司长、新闻发言人王允贵已于近日离职,最新去向为中植集团,任常务副总裁。在此前,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孙军工辞职,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这些“厅级新闻发言人”的去向,多次引起公众的关注。那些为公众所熟悉的“新闻发言人”都去哪儿了?

  请叫他们“副总裁”

  今年6月底,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孙军工辞职到阿里巴巴任职的消息传出,一度引起舆论热议。近日,孙军工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的名义公开出席活动,证实了该消息。

  孙军工1968年生于北京,法学博士,曾在最高法研究室刑事处、人民法院报社、最高法办公厅任职,长期从事刑事法律司法解释、司法政策研究工作和司法新闻宣传工作,2009年4月起担任最高法新闻发言人。

  2009年5月开始,最高法开始实行新闻发言人月度例会制度,孙军工对外表示:“最高法原则上每个月至少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时间为每月的第一周周二上午,如有需临时发布的重大事项可随时召开新闻发布会。”2014年10月,最高法在新闻发言人领域推行了一项备受关注的工作——公开了全国四级法院3281名新闻发言人的联系方式。在媒体报道中,孙军工被称为“此次公开的主要推动者”。

  据媒体报道,最高法每逢重大新闻发布会,一般都能看到孙军工的身影,或是出席或是主持。此外,孙军工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每年3月的全国两会,对最高法院长工作报告的解读。而孙军工最后一次主持最高法的新闻发布会是今年4月18日。

  和孙军工一样去当“副总裁”的“发言人”还有王允贵。最近爆出去中植集团任常务副总裁的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政策法规司)原司长王允贵,还有一个身份是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虽然消息刚刚被爆出,但他其实任中植集团常务副总裁已经至少是7月份的事了。中植集团是一家涉及金融服务的大型民营企业。

  王允贵是黑龙江牡丹江人,经济学博士,1990年和1995年在吉林大学经济管理系和国际经济系分别获得经济学学士和硕士学位,2001年在南开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获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主要致力于国际经济环境、外贸发展战略、中国利用外资战略等政策研究。

  王允贵此前就职于国家计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2005年进入外管局,先后在国际收支司、管理检查司、综合司等部门工作,被评价为“学术型官员,研究能力较强”。他最后一次以外管局新闻发言人的身份亮相,是在今年3月24日的外汇管理政策新闻发布会上。他当时表示,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明显缓解,自去年下半年至今由美元加息产生的资本外流,总体可忍受、能承受,外汇局的外汇管理工具也足以应对流出压力。

  在更早之前的2014年6月,国家质检总局原新闻发言人陈熙同辞职,入职奇虎360公司,任主管市场部的副总裁。

  “自己就是新闻”的新闻发言人

  新闻发言人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比较频繁,常常自己本身也是“新闻”,因此他们的动向也格外引人关注。

  我国新闻发言人制度始于1983年。30多年来,这一制度有了长足发展,新闻发言人在满足公众知情、引导社会舆论,推进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司法公开和各领域办事公开方面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

  2003年开始,政府全面推广新闻发言人制度,修改保密法,制定信息公开条例。2003年9月22日,来自教育部、国家环保总局、卫生部等66个部委的100多名新闻发言人参加了为期5天的培训学习,这是第一期全国新闻发言人培训班,其中就包括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和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

  王旭明也是首批新闻发言人的代表人物。他2003年4月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办公室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直到2008年。王旭明作为国内比较有个性的发言人,本身也曾饱受争议,经常由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

  他在任期间,每月都会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的个性化表达,如“大学生养猪论”“教育买衣论”等等,成为各路记者报道焦点。2008年汶川地震后,有媒体记者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问王旭明对四川汶川地震中不顾学生安危自顾逃命的“范跑跑”的态度,他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我们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许无耻。”

  随后,王旭明出任教育部下属的事业单位语文出版社社长,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旭明说:“我不认为这是明升暗降。”对于卸任新闻发言人,他表示“如释重负”。

  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可以说曾经是最富争议的新闻发言人,这让人不得不提起那起动车事故。2011年7月23日,甬温线浙江省温州市境内发生动车组列车追尾事故,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中断行车32小时35分钟,直接经济损失19371.65万元。在事故发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都是王勇平一人面对媒体的提问,在其中一次发布会上,他说出“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这句话,引发了媒体关注。

  去年王勇平退休时,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当时或许换一种表达可能更好些。“当时网络上盛传埋车头是掩盖证据。我回答说我下飞机时,问接机的同志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给了我一个解释,说掩埋车头是为了便于继续抢险,因为当时抢险现场狭窄,有一个泥潭,必须先填埋后才有助于继续救援。事实上,这是举世皆知的事故,任何方式也掩盖不了。其实话说到这里也就可以了,可是为了得到媒体朋友的信任,我又补充了一句,‘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王勇平说。

  此后,王勇平离开媒体视线,他告别新闻发言人生涯,远赴波兰,成为铁路合作组织中方代表。2014年,他回国担任中国铁路总公司文联主席兼秘书长。

  (综合法制晚报、新京报、央广网等媒体报道)

(责任编辑:刘盛钱 UN649)

更多精彩:
依玖瘦身液全国代理官网 http://www.yijiushou1688.com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