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 首页> 读书> 正文

武警深山执行任务突遇黑熊 跑向沼泽地躲过险情

2019-09-11 12:12:08
  
原标题:踏遍青山

漠河,中国最北端的县城,素称中国“北极”。唐朝诗人岑参描写西北边塞的诗句“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其实也是漠河的真实写照。当地俗语云:“6月雪、8月霜、10月一片白茫茫。”

属于漠河的只有两种颜色——白与绿,武警黄金三支队四中队官兵就在此地兴安林海执行区域地质矿产调查任务。兴安林海属于森林沼泽覆盖区,执行区域矿调任务的官兵需要拨开一层层绿色的屏障,探寻地下的宝藏。日前,笔者跟随四中队矿调小分队官兵翻山越岭执行任务,倾听他们的感人故事。

栉风沐雨,日复一日的奉献

7月18日凌晨2点50分,漠河中部西林吉镇,朝霞初现。中队官兵已携装完毕,将兵分5组开展一天区域地质矿产调查任务。从营区到作业点,还有将近60公里距离。

大队长李伟告诉笔者:“这个中队担负着黑龙江北部一带2000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地质矿产调查任务,每名官兵每天平均至少步行12公里以上,每个月至少磨破一双迷彩鞋。”

2011年黄金部队调整转型,四中队官兵担负的任务由原来单一的黄金勘探转为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面对新任务、新挑战,四中队官兵叫响“不畏艰险作风硬、苦练精兵为打赢”的口号,决心用自己的脚步丈量这片多年鲜有人踏足的原始森林。

上等兵汪陇迪笑着告诉笔者:“在这一带,见人比见动物难,加上现在保护森林和野生动物,禁伐禁猎,就更没有人烟,蚊虫倒是多得很。”进入深山密林作业,官兵要全副武装,工程手套、防蚊帽等等,把身体包裹得严丝合缝,防止被蚊虫叮咬。战友们肩扛样袋在林子里深一脚浅一脚穿梭。林深树密,空气闷热,让人喘不过气。在中队里流传着“四湿”:“早上露水打湿,中午汗水浸湿,下午样袋泡湿,还常常被雨水淋湿。”一天里,衣服基本没有干的时候。中队长张亮戏称官兵们是兴安密林里的小蚂蚁,每天都是起早贪黑,搬运着一袋又一袋土壤样品。

“GPS指向的方向就是我们战斗的方向。”中队主任工程师李德新指着手中的GPS说。矿调工作要求眼到手到,顺着GPS的指向,无论前面是高山、密林、河流还是沼泽,他们都要往前闯。穿梭在密林深处,每天行进十几公里,没有道路,没有通信信号,进山后就淹没在茫茫林海之中,全靠GPS卫星定位系统引导方向。为了深入调查清楚区域内每一寸土地矿产资源的分布,他们要采集水系、土壤,目前,四中队已完成160平方公里区域矿调普查任务。

无悔青春,密林深处的故事

提及密林深处的故事,战友们有着说不完的话。

“整理着装!”中队长张亮下达命令后,官兵们迅速脱掉上衣,两人一组互相用眼光在对方身上仔细搜寻。原来,这是他们每天的规定动作——互相抓“草爬子”。“草爬子”又称蜱虫,毒性很大,喜欢钻进皮肤吸血,只要钻进去就不乐意出来,驻地几乎每年都有村民被咬致死,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可是战友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不一会功夫,他们就找出了十几个“草爬子”。

“现在这个时候算是少的了,四五月份的时候,一个人身上就能找出20多个。每年出队前我们都会统一打疫苗,中队里的官兵没有不被咬过的。”中队主任工程师李德新告诉笔者。

深山里,除了“草爬子”,还有很多“跟屁虫”,它们组成一支交响乐队,蚊子唱高音,瞎虻唱中音,小咬唱低音,在山上像一团乌云笼罩头顶,对官兵们实施连续“轰炸”。

在森林里,官兵需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一点异常的声音都可能意味着危险即将降临。

上等兵汪陇迪回想起在山上偶遇黑熊的经历,至今仍心有余悸。那次,他随班长杨鑫鑫执行任务,突然撞上了黑瞎子。这是战友们最不乐意碰着的大家伙。“那是我第一次碰见黑瞎子,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幸好班长有经验:遇熊的时候不能逆风跑,跑的时候要走曲线,往下坡的方向逃……杨鑫鑫带着汪陇迪撒腿跑向了一片沼泽地,踏着草甸子,踉跄前进。不知跑了多远,他们终于冲出了沼泽地,摆脱了黑瞎子。

“当时虽然害怕,但是心里一直坚信,有班长在就一定会安全。”汪陇迪告诉笔者。

在这一片片密林里,只要有黄金官兵,就有讲不完的故事。日复一日,他们默默无闻地在这里奉献着他们的青春,诉说着动人的故事。

白桦家书,穿越时空的倾诉

漠河很遥远,因为中队官兵平均探亲路程3100公里,最远的将近5000公里,来回一趟平均要花上6天;漠河并不遥远,是因为战友们的心始终与家国紧紧联系在一起,扎根于祖国边陲,奉献在林海当中。

微风吹过,白桦林“哗啦哗啦”响个不停,似乎在诉说着美丽的爱情故事。以往,官兵们驻扎山上,在无水、无电、无信号的“三无”密林里,一个星期才能出山一次,想要买些信纸也不是易事。“以前出野外,就只给家里打两个电话,一个是我出队了,一个是我从野外收队回来了。”大队长李伟说。

面对艰苦的环境,战友们想到了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对亲人的思念。每天上山官兵们就顺手拾起一些白桦树皮,回到营区经过一晚上的浸泡,去掉里外两层,剩下的就是一张结实耐用的“信纸”。每当下山买给养的时候,驾驶员张雷都要捎上满满一袋“白桦书信”。一张张“白桦家书”就此跨越千山万水,到达官兵们各自亲人手中。

最平凡的事也是最浪漫的事,特别是在深山密林里。虽然现在通讯发达,但是写“白桦家书”这项传统一直被中队保留了下来。据说,大队长李伟就是借助“白桦情书”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他的爱人也是一名黄金兵。今年,李伟的女儿已经3岁了,“我每个星期都坚持给宝宝写一封白桦家书。”李伟是一位老兴安,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16个年头。战友们说,这几年施工任务紧,大队长真正和女儿相处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6个月。

“这些年的不容易,我怎能告诉你……长夜的那串泪滴,我怎能留给你……”一曲《妻子》道出了多少儿女情长。中队每一名官兵都有着相似的经历。中队长张亮,去年刚刚结婚,爱人预产期在今年8月中旬,但从出队到现在,还没探过一次家。“她对我的工作还是很理解很支持的。”说到这里,张亮脸上满是愧疚……

“一声号令冲向雨雪风吹,八千里云月装满心扉,我们挺进兴安,融入苍翠……”正如三支队队歌所唱,黄金官兵们在万物青翠的兴安林海穿梭,年年如此,默默奉献。在这里,橄榄绿与白桦林相互掩映,这群可爱的黄金官兵用实际行动填补了大兴安岭地区大比例尺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填图的一个又一个空白。(王林琳 刘文举 杨玉良)


更多精彩:
刷赞 http://www.6ass.cn

宜宾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宜宾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